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这是2016蚌埠地理中考的一道题目


如果你是一条罗非鱼,你会不会从非洲游到中国,只为见一见传说中的雪。

有一条罗非鱼,从非洲游到了广西。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去更北边的地方。她说已经游不动了,再游就会说永别的。大老远的跑来,啥都见不到,那不可惜?

没人知道她要来中国而不去其他地方。好吧,她自己估计也不知道。

她在广西呆了两个多月吧,被一个傻不拉几的人类拿走了。傻不拉叽的人类把它养在一个白瓷缸里,天天撒鱼食。这条罗非鱼就这么变胖了。

总之,按照套路,罗非鱼是会变成人的,然后和人类上演一场抛头颅洒狗血的报恩类爱情故事。但实际上,这一鱼一人是同性。

她们不喜欢跨越种族的爱恋。

罗非鱼变成了人类,一个有银白色长发的女孩子。

她的头发不会变色。

她的头发是雪的颜色,可是她不知道。

她还没见过雪呐。

她就在这个雪的颜色的缸里过到了冬天。

南国的冬天,总是暖的。那南国的罗非鱼,总是见不到她想见的东西吧。

今年有寒潮。新闻里这样说。

霸王级的寒潮。

我能看到雪吗?罗非鱼问人类。

人类不知道。

你见过雪吗?

我也没见过。

两个家伙就这么在窗台等雪。两个傻子。

寒潮来了呀。

你知道每一缕穿过窗户的风,都是有灵魂的吗?这一缕风,是个很调皮的男生。

他喜欢把罗非鱼的水吹起涟漪。

他喜欢看鱼在水里不知所措的游来游去。

他喜欢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她有着和自己同样颜色的发吧。风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她喜欢我吗?

鱼不喜欢风,她不喜欢寒冷的感觉。

人类告诉鱼,只有很冷很冷的时候才会下雪,百科书里是这么说的。

而罗非鱼在很冷很冷的时候,是会死的。

鱼不知道什么叫死,她只是觉得,如果看不到雪,那这么远的路就白走了。

她问风,你见过雪吗?

风告诉她,他的到来通常带着雪花。

罗非鱼笑了,她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喜欢风了,因为风能让她看见雪花。

风很诚实地说,她笑起来很漂亮。

有那么一霎那,罗非鱼觉得风不那么寒冷。他变得甚至温暖起来。

罗非鱼说,你抱抱我吧。

风拒绝了,他很冷,再靠近一点她会死掉。风不希望罗非鱼死掉。他承诺等暖和一点的时候他会尝试着拥抱,毕竟人类都是那么表达爱的。

但是,风知道罗非鱼撑不过这个冬天。风从北方来,他非常博学。他也知道,她在自寻死路。他不想告诉鱼,她看起来很漂亮,他不想让她悲伤。

下雪了。

白色的,精灵般的,柔软却冰冷的雪花。

这是风送鱼的礼物。

鱼点点头说,谢谢。

很好看。

是啊,很好看。

鱼觉得自己有些困,但她一点也不冷。

鱼就这么趴在风的肩膀上睡着了。

白色的雪花落进她白色的发里,忽的一下就不见了。

风说,我再送你一个礼物吧。

他带着罗非鱼飞了起来。

下方的城市正灯火阑珊。有很多的罗非鱼飞起来了,它们聚在城市的上空,银色的光漂浮着,如海浪般变幻队形,就像它们在温暖的海里一样。

第二天,新闻报道,很多养殖户的罗非鱼都在一夜之间冻死了。

那个人类看着鱼缸里翻白肚的罗非鱼,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END

评论(3)
热度(23)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