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神经病系列第二弹】王耀和他杰出的朋友们

极东兄弟上线,轴心等待中...

5
   " 跟这群人住在一起的结果就是,我也变成了一个神经病啊哈哈哈伊万你给老子圆润的离开这tm是老子的录像日记。"我推开闪到镜头里的毛熊。弗朗西斯在马修加班的晚上露出了真面目,他现在正扯着法国国旗高唱马赛曲。
   亚瑟推开门狂吼一句:"再吵吵给我滚!"但是弗朗西斯好死不死的贴了上去,然后,他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进了门里,伴随着他的惨叫的还有阿尔弗雷德的一声低笑。
   我在心中默默为弗朗西斯点蜡并关上了录像机。
   伊万朝亚瑟的房间抬了抬下巴,一脸幸灾乐祸地说:"后天粗眉毛得交工作报告,可到目前为止他一个字都没写。"
  "那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情况?"
  "美国佬明天要交年终总结,谁让他是A组领班呢,则啧啧,他在拼命工作的时候总能俘获一堆迷妹。"
   "能俘获亚瑟?"
   "难道你看不出来他俩是双向单箭头吗?"
   "噫。这个弥漫着恋爱的酸臭的套间。"
    妈蛋这六个人里就老子单着吗?!哦不对,还有个毛子。
   五分钟后,弗朗西斯象块破抹布被丢了出来。
   活该。
6.
   实际上,这个套间分配的非常不合理。我们明明有六个人,但只有五间房。这就意味着,要么有人睡沙发,要么有两个人睡一张床。
   于是挤一挤这个任务就光荣的交给马修和弗朗西斯,虽然他们看起来乐在其中,但最近出了点问题。阿尔弗雷德房间的暖气坏了,冬天冷的吐魂。必须再有两个人光荣的承担挤一挤任务,顺便将王耀牌电灯泡的功率调大个几千几百瓦。
   一开始美国小伙逞强,就是不愿意摆出来,结果好嘛,第三天就发烧了,到底是中国北方的冷空气。他发烧了有两个人很痛苦,一个是亚瑟,一个是伊万。那段时间亚瑟用擦汗喂药量体温诠释了什么叫寸步不离,可歌可泣,我觉得护士真伟大;那段时间伊万用绝对不会早于十点回来诠释了什么叫加班无薪,操你妈逼,我觉得加班狗真苦逼。
    然后在一种名叫【你爱我我爱你可我就不说就让你来追我只要你告白我绝不拒绝顺便闪瞎那群低贱的单身狗】之奥义的作用下,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成功的睡在一起了,不是那个睡在一起,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在那种意义上睡在一起。
    这就使这个神奇的房间有一个神奇的现象那就是六个人住五间房还空了两间。
    我有句妈卖批我一定要讲。
7.
    话说这天风和日丽春和景明,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朵朵白云像羊群一般在天空中漂浮,好一番冬日胜春朝的景象~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呸,走在上班的路上。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后,我浑身舒畅,除了被老妹老弟老爸老妈以及老爷爷催婚。
    我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的上学去,不是,上班去。我目空一切的走着走着,哎呀,撞到了个人,那人怀里的文件如片片银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阳光以完美的45度角扫在那人纤长的睫上,投下细碎的阴影。他慌张的眼神如同溪边饮水的小鹿,躲闪着。多浪漫的邂逅——个屁叻!
    我知道他是谁,而他显然也认出了我。他低下身拾起凌乱的文件,刻意略开我。
    啊啊真是,好久没见了啊,本田菊。
8.
  "两瓶威士忌。"
  "耀君不喝黄酒了吗?"
  "我以前也不喝。"
  "这样啊,在下也许记错了。"
  "喝什么酒没所谓,我们来聊聊正事。"
  "那个一定要......"
  "全聚德,不改了,就这。"
  "耀君一顿饭而已您都追了在下三年了!您放了在下吧!"
  "不行,以前叫你以都是学生没钱为理由给忽悠了,现在上班了这饭你得请。"
  "求放过..."
  "不行,你骰输了,愿赌服输。中国有古语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在下觉得怎么哪里怪怪的。"
  "啊呀意思差不多的。"
  "啊...好吧,好吧。但是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说,哥能帮的哥尽量,诶你眼睛不要突然亮起来啊喂。"
  "在下现在是个兼职漫画家,所以..."
9.
   "所以这就是你卖队友的理由吗,就为一顿饭?!"亚瑟/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马修同时大嚎。
   "哎呀人儿就是来拍几张照片做个专访的事,至于吗。"我躺在沙发上看着一群气势汹汹的恩爱狗。小菊微笑的念叨着什么,在看到阿尔弗雷德把胳膊搭在亚瑟身上时他两眼放光飞速拍照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  
    "菊你要出本吗?"
    "是的,在下最近缺钱。"
    "你要出本的话,是那种R18的吗?"
     "大哥请不要问的那么露骨..."
     "你要出的话给我留一本啊,我要求走友情价。"
      "您居然!!!"
      "不不不我帮我妹要的,我对男人没兴趣,没性趣。哎你记啥呢别躲我看看,哦...什么叫我立了个flag?"
     "过一段时间您就知道了..."
评论(5)
热度(52)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