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米英]我所梦想的一切不过如此

cp=米英

原作=黑塔利亚


1.

     毫无疑问的,他令我着迷。从一开始就是如此,而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没有人能逃过他那掩藏着海洋与天空的眼睛,所有人都爱他,他接受所有人的爱。


     那么我,又是如何一般的存在呢。我是他的母亲,兄长,老师,盟友,敌人,是他的扶养者,同行者,教育者,殖民者。三百年来,我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离我越来越远。我很想他,但我无法表达。


     我相信平行世界,坚信这是可以由科学证明的。不同于魔法世界——他总是嘲笑我关于魔法的一切,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它无可动摇的存在着。或许在那个世界,我,他,还有一些其他人,能像我们的国民那样生活。我们一定是相爱的,我爱他,他也爱我。

国家不需要感情,国家不允许感情的存在。我们的存在不止代表某一个细胞集合自由意识体,我们的决定不能被主观意识所影响,我们必须诚实的反映社会,谦卑的承载历史,这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悲痛。照常理说,我们所感受到的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可这世界非要乱来,它非要施舍我们一些,禁断的东西。啊,上帝喜欢的剧目每天都在上演,我们被爱恨情仇撕扯着,俨然是这个世界的笑话。


    如果说爱情之于人类,是两颗心的慰籍,那么之于国家它又是什么。


    我们真的拥有灵魂吗。

   

    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每一次每一次,我看见他时,我想吻他,我想触摸他的每一寸皮肤,我想感受他的温度,我想躺在他身边,听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我把那当作我们生命的象征,尽管那只不过是华盛顿的车水马龙。


    阿尔弗雷德.f.琼斯,阿尔弗雷德.f.琼斯,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我要用什么来赠予你?我可以给你四月的蔷薇,不能给你不列颠岛的一寸土地;我可以给你高地的风笛,却不能为你调动英镑的汇率。我可以给你什么呢?你是否会接受呢?

   

    他很年轻,却十分强大,这是美/国;那么你呢,阿尔弗雷德,你呢。我好像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2.

    从国家层面,我从未后悔过离开他。我知道这一直让他很伤心,但对于我的国民而言,这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在世界的博弈场上,大家总是轮流坐庄。历史是唯一的荷官。我需要发展,他也在我离开之后迎来了全盛。而往后的近三百年,是这个世界变革最迅速的,最活跃的黄金时代,一直到现在。历史已经证明离开他是最好的选择,我们都是历史的组成部分。


    从所谓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就是我本身而言,我也从未后悔过。倒不是说我追求爱人的身份,而是好像在为了证明什么,一种类似于一种无法忽略的必须去完成选择,并非被胁迫的选择,我想人类可能把这种经历称之为——成长。

 

    并且我也尝到成长之痛。我思念他,疯狂的渴求他的垂怜,我想在他湿润的绿色丛林中驻足。我想他也同样思念我,可见面时他的态度又让我怀疑自己。我不想以一个盟友或敌人,或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利益牵绊的身份,去面对他。我希望可以以一个非常纯粹的人的形象,站在他身边,我想保护他,擦干他所有的泪水——对于一个爱哭鼻子的英国佬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我曾经观察过人类与他们爱人的相处模式,他们接吻,拥抱,聊天,这些我和他也能做到。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完全相信彼此,用生命为筹码,在牌桌上与一切苦难命运斗争。只要我还是美国,他还是英国,这一点就无法做到。

 

    但这并不是完全无望的,我应该有能力让他知道,年轻强壮的不止有 USA,阿尔弗雷德也同样如此。


    所以相信我吧,亚瑟,我已为你种下满院的蔷薇。就在今夜,此处,将灵魂与爱一同点燃吧。


评论(2)
热度(12)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