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米英】你好吸血鬼

2.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三个月前。
艾伦一边提着自己的棒球棍,一边一言不发的跟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岩山的阴天冷飕飕的,一点点绿色都没有。裸露的花岗岩有部分已经沙化,稍不注意就会将一些碎石踢到山崖下。
“我说,为什么我们非要到这边来?”艾伦晃了晃他的球棒。他哥哥心情不是特别好,只是埋头赶路,并没有搭理他。艾伦没能得到回答,他自顾自的想着加利福尼亚的阳光。狼人为什么当雇佣兵?有这个时间他宁愿去找半兽人弗朗西斯聊天,洗耳恭听他的一桩桩风流韵事。
“哦,那可能是在一八九四年,不对,让我想想,一八七四年。那时候我还没能藏好自己的羊角,它们盘在我头顶上,像扭曲的金属片,使得我没法带礼帽——不过我喜欢把金发露出来,然后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你不知道那个女孩有多漂亮。一个漂亮的人类小姐,眼睛像小鹿一样。她柔软的指腹摩挲我的角,她穿着裙子,你看过《魂断蓝桥》吗——就像那样。”弗朗西斯一副沧桑的样子说着。艾伦拍拍脑袋把这家伙从大脑中赶出去。
现在差不多是傍晚了,阿尔弗雷德带着他在山里绕来绕去。云稍微散开了,如血般的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长,放大棒球棒上钉子的长度。艾伦觉得自己就像没头的苍蝇,跟着他哥哥到处跑。突然间,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艾伦差点撞上他。
“你在干什么?”他从阿尔弗雷德身边绕开。
“你看啊,那是什么?”阿尔弗雷德指着一处岩石,艾伦看到了一些血迹。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岩山地势险峻人烟稀少,难免有人在这干些杀人越货的事情。
“你那有块石头挡住了。你到我这来。”阿尔弗雷德向他招了招手,“来啊。”
艾伦站到他刚才的位置。
哦。
天啊。
那里有个人。
不,那里有个吸血鬼。
阿尔弗雷德冲了下去,艾伦紧跟在他身后。
那个吸血鬼躺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他的身旁有一个木制十字架。他躺在血泊中,血液干涸在他蓝色的风衣上,而位于他胸口和颈侧的伤口还在不断向外冒血。阿尔弗雷德将他从石台上抱下,拍打他的脸颊。艾伦凑近去看,那是一个有着耀眼金发的吸血鬼,有点滑稽的粗眉在他脸上到十分得体,很瘦,但力量应该还可以。
“亚瑟……”阿尔弗雷德贴着吸血鬼的脸,愤怒,悲伤,疑惑同时写在他的脸上。
“你认识?”艾伦挑眉看着紧紧抱着吸血鬼的男人,他从来不知道哥哥还同吸血鬼有交往,而且,看阿尔弗雷德表现,交情还不浅。艾伦觉得这次的任务要中断了,客户的钱要退换还得加上违约金。
阿尔弗雷德想办法给亚瑟止血,吸血鬼的生命相当顽强,在血液流尽前得到治疗他就不会死。
“先带回去再说吧……”阿尔弗雷德站起身,亚瑟软软的窝在他怀里。
“你先走。”艾伦推着阿尔弗雷德,“我过会回去。”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很快便消失在群山之中。
艾伦站到石台边,俯身查看那个木质十字架。不是银制的,看来攻击亚瑟的人不需要他死掉,当然,也没想让他活着。从石壁上的抓痕和弹孔来看,这是一个配合不错的团队。吸血鬼有很强的自愈能力,普通的刀枪伤不了他们。而亚瑟身上的道道伤口都有出血的痕迹,说明他们用的是银制的匕首和子弹。
哇唔,这个团队还挺有钱的。艾伦看着满是血迹的石台——他们只是想要亚瑟的血罢了。他越上石台,模仿亚瑟的样子躺在上面。这是他才发现石台并不是露天的,他的上方有个巨大的半开放式的穹顶,而且那上面好像刻着什么东西……

阿尔弗雷德抱着亚瑟,想象他醒来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呼,感觉几个月不见他好像变重了?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吻着吸血鬼的额头。亚瑟的睫毛很长,金色的如同蝴蝶的翅膀。阿尔弗雷德等待着蝴蝶扇动翅膀,他知道那时候,那双摄人心魄的祖母绿色双眼将会露出来,惊讶的看向自己。他脱下亚瑟沾血的衣服,注视那白嫩皮肤上一道道伤痕,有的还在向外渗血。他用草药擦拭伤口,被银器致伤的地方只能用这种草药。还好亚瑟现在没有知觉,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要是醒着还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到底是谁……阿尔弗雷德那蔚蓝的眼睛里涌起巨浪,到底是谁。

3
“艾伦推断那是一个祭祀仪式,或者召唤阵。”阿尔弗雷德摸了摸下巴。从艾伦的描述来看,穹顶上刻着的符号正好对应石台的位置。居然还有人相信吸血鬼的血液有召唤功能,这太童话了。“那帮人一定是黑童话看多了。可怜的亚瑟。”他可惜的摊开手,一本书从一旁飞了过来,精准的命中他的脑袋。
“嗷!”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跳起来,砸中他的书是一本硬壳装的《惊情四百年》。“亚瑟!太坏了啊!偷袭!”
“我一直坐在这里。”脖子上还绑着绷带的男人挑起了一边眉毛,“还有我不得不提醒你,狼人先生,你不也是从童话中走出来的物种吗?没什么不可能的。”他的绿眼睛在暗处闪亮。
“我不管。亚瑟你看我这都红了,我要补偿。”阿尔弗雷德站到他可爱的吸血鬼身后,将他圈在双壁之间。亚瑟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弄得他痒痒的。真实的感觉,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他抚摸着那块绷带,亚瑟靠在他的肩上。
“我是伤员。”亚瑟叹了口气,他扬起头在阿尔弗雷德唇上点上一吻。阿尔弗雷德捧住他的脸用力的回吻,他的舌撬开亚瑟的牙齿,舐舔柔软的口腔内壁,在吸血鬼的尖齿上打圈。亚瑟不甘示弱的缠住在口中大闹天宫的舌,引导它踏起三步舞。就在两人吻的热火朝天不可开交的时候,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阿尔弗雷德迅速退出亚瑟湿润的口腔,亚瑟却忽然闭上嘴,导致琼斯先生的舌被尖牙划出一道小小的口子。
于是喘着气跑进屋的艾伦看到的是狼狈地捂着嘴的阿尔弗雷德以及背过身去耳尖通红的亚瑟。
呵呵,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艾伦抽了两下嘴角,把肩上那个已经醒了却偏偏要装死的奥利弗丢到沙发上,自己则摊在他一旁。
“呜呼亚蒂!奥利可想你啦!”奥利弗从沙发上弹起来扑向坐在床上的亚瑟,他的精神气与艾伦的躺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阿尔弗雷德关爱地看着自己弟弟,艾伦冲他摆了摆手,阿尔弗雷德异常贴心地给他拿了杯水。艾伦端着玻璃瓶猛灌,一小股水流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描绘出他肌肉的轮廓。
突然,艾伦停下灌水的动作,他的眼睛惊恐地睁大,阿尔弗雷德站在一旁欣赏着他扭曲的表情。他手中的瓶子掉在地上发出了极大的响声,奥利弗回过头,看见的一幕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那个如神佛般的男人从沙发上滚下,倒在地上抽搐,而那个拥有着天使般的蓝眼睛和金发的男人微笑的看着自己的亲弟弟,眼中满是玩味。奥利弗看向亚瑟,而亚瑟只是淡然的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面带嗔怪之意的对阿尔弗雷德摇摇头。那一瞬间,奥利弗完全被恐惧抓住了。他已经脑补出狼人兄弟反目成仇,为财富不择手段大打出手明争暗斗的三十万字长篇小说,就叫做《兄与弟》。
“你他妈……这是什么……”艾伦颤抖地指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冲他歪了一下头。
“百花蛇草水。从王耀那拿的,我跟亚瑟都尝过啦。”
“……”
艾伦琼斯,卒,享年不知道多少岁。

“不要在意,我哥他味痴。”
“我懂。以前住一起的时候亚瑟非要我吃一种名叫司康的茶点。褐色的。”
奥利弗和艾伦蹲在一起,看着不远处谈笑风声的两人。
“亚蒂,这个好好吃。”
“真的吗?!”
“是的是的。这是什么?”
“司康。要红茶吗?”


三党闭关中,时不时诈尸一下。

评论(1)
热度(34)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