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你好吸血鬼
米英
异色米英

1.
作为某夜店钢琴手兼私人脱衣舞男,奥利弗·柯克兰的生活一向平稳正常。好吧,好吧,他是吸血鬼没错,但毕竟法治社会他很少出来猎杀人类的。但是,十分钟以前,柯克兰先生的小日子被一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打破了。

“嘿停下!放oli下来电锯杀人狂同志!”此时奥利弗正被某个赤发红瞳带了个诡异面具的傻大个扛着跑,这个人一手扛着他一手拎着自己的电锯。“闭嘴吸血鬼,如果你不想死就别说话了。”他颠了一下奥利弗,避免他滑下去。“等下,我跑的比你快啊,你放我下来先。”奥利弗紧紧扒着男人的肩,冲他耳边大喊道。男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突然间停下来,惯性几乎把奥利弗甩出去,他猛然转弯,向另一个巷子跑去。

这是什么情况?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奥利弗完全没反应过来,他有必要理一下思路。大概二十分钟前,有一位客人点名要他。虽然这位客人的脸用面具遮起来了,奥利弗还是感觉他的眼神怪怪的。那是被北风封印的目光,没有温度。他和奥利弗进入到内室之后一直坐在椅子上仿佛等待着什么的到来。渐渐的奥利弗感觉到有些冷,这引起了他的注意。尽管奥利弗的年龄并不算大,一百来岁,但他知道吸血鬼只能感觉到比自己温度高的物体。而现在,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可能是冷?这是……他感觉四肢有些不听使唤,准备找个借口离开。“我可以出去一下吗?”他尝试着开口。那位客人听到这句话后站了起来,轻蔑的笑道:“到底是太小了。”他觉得更冷了,头开始发沉。就在这时,毫无预兆的,门被电锯破开,一个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男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扛起他就跑。

“过来了,拿下电锯。”回忆被迫中断,男人把电锯甩给奥利弗,从腰间拔出枪,头也不回的对着后面放了几枪。“你好像什么都没打中啊?”“闭嘴。”

就这样奥利弗被扛着大概跑了三十分钟,剧烈的摇晃颠的他想吐。不过他不得不说这个人类的体力值的确强。男人一边跑一边放枪,有几枪甚至是贴着他的耳朵飞出去的。终于在不知道转了多少圈后他们停了下来。

“呼。”他嘘了口气,把奥利弗撂到地上,拿过电锯仔细检查着。“所以说你到底是谁?”奥利弗扶着墙想站起来却没站稳摔回地上。他坐在地上,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人。

“刚刚救了你一命的人。”那人拍着肩膀回答,看到奥利弗疑惑不解的表情后,他挠了挠头。“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哈?”奥利弗仍旧一脸茫然。

“好吧你赢了。”那人蹲下来,视线与奥利弗平行。

“你认识亚瑟·柯克兰吗?”

“认识啊,他是我哥哥。怎么,你有他的消息吗?”要知道,他跟亚瑟已经有近一百年没联系过了。

“也对,毕竟你们有着同样厉害的眉毛。”他耸了耸肩,奥利弗不是很喜欢别人谈论他的眉毛

“我觉得我的眉毛很好看。”

“他差点死掉。”那个人压低了声音。

“什么?”
奥利弗惊呆了。亚瑟比他大了将近十岁,在他的映象中,亚瑟一直是一个标准的吸血鬼。他有一双高傲的绿眼睛和金发,以及强大的力量。他不同于普通的吸血鬼,他拥有操控植物的能力,这让他与众不同。几乎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的。也因这一点,他通常住在森林边上。

“他被猎人盯上了,我们发现他时,他躺在血泊里已经没有知觉了。”那人把墨镜取下放在手里把玩着。

“在哪?”奥利弗的眼镜看向别处。

“岩山,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显而易见他是被人引到那里的。”

“那他,还好吗?”

“还可以吧,我离开的时候恢复的还行。不过有我那个傻逼哥哥看着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本来吸血鬼恢复能力就强。”他再一次耸肩,奥利弗奇怪他的肩不会抽筋吗。

“哦…所以说,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是谁。”

“我叫艾伦·琼斯。你也可以喊我英雄毕竟就在刚刚我救了你虽然英雄这个名号是我哥的但我想他不会介意的。”叫做艾伦·琼斯的青年比了个V,傻里傻气的。

“停。停。等一下,我对你那傻不拉叽的名字和同样愚蠢的名号一点兴趣都没有,听好了杀人狂,你……”
“我不是杀人狂,这电锯不是我的。我通常用棒球棒,上面镶了钉子。”艾伦有些不满的晃了晃电锯。
奥利弗翻了个白眼,这小子的爹妈没教过他不要随便打断别人说话吗?“好吧,棒球小子,我想你应该不是人类。你是什么?叛变的吸血鬼猎人?女巫的儿子?你的身份,你的意图。”奥利弗可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嘿兄弟,如果你现在的谨慎分十分之一给一个小时之前的你,你就不会被我从那个肮脏的夜店里扛出来了。我是狼人,月满就会乱嚎的那种。好了我知道你现在有一肚子疑问,但是那个血猎和他的同伙还在找我们,想活命的话就别吱声。”青年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一串话,冷笑着向他靠近。奥利弗摇着头向后缩,被青年按在墙上。
“乖孩子,不疼的。”

奥利弗先生就这样被一手刀劈晕,软软的被刚认识的狼人扛着继续跑。哦,这真是糟糕的一天。奥利弗在晕过去之前这样想。目前他还不知道,扛着他的家伙将会把他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乱七八糟。

评论(1)
热度(29)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