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APH】别哭啦


改虫重发,果咩。



感谢发现错误的小天使,尼布楚条约我一直记得是元orz,对不起我的历史老师,尽管他已经不带我了。后来百度了下的确是清orz,非常非常抱歉。

再次告诉我严谨的重要性,算是一个教训。再次感谢小天使,并对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非常对不起!


点文的债,吐血三升。

cp:米英露中法加

[这根本不是我想表达的法加,不(哭着摇头)说好的高大上帅破天际的法叔呢qAq]一个比一个短。




米英:

  "呜——"

   有什么声音在草地上低低地回荡,粉色的蔷薇花好奇地探过头。

  "呜哇——"

    铅灰的积雨云也听见了这哭声,它将伸长脖子探头探脑的太阳挤到身后,盖地严严实实的。

  "呜呜呜——"

   如茵的草地上坐着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小男孩。小男孩有一头漂亮耀眼的金发和一双蔚蓝如天空般的眼睛,可现在这双眼睛正被咸咸的海水淹没,仿佛受尽了天大的委屈。晶莹的泪水爬过脸颊砸在铃兰柔弱的茎上,那些多愁善感的花儿也垂下头悲伤起来。

    善良的云朵想安慰他,她扯下一角灰色的裙摆,撕得碎碎的从天空丢下。雨滴随着微风温柔地抚摸触碰着小男孩,可这却使他哭得更厉害了。蔷薇瞪了一眼帮倒忙的云朵,她小心的舒展枝条,拉过了一旁被哭声吸引过来的松鼠。

    松鼠被塞到男孩怀里,黑溜溜的眼睛仔细打量着哭泣的孩子,他是那么的无助难过啊。男孩抱着松鼠,眼泪把它蓬松的大尾巴弄的湿漉漉的,一绺一绺的粘在一起。

    喂,孩子,不要哭了呀。

   "阿尔...呼,你在这里啊..."一个穿着白色荷领衬衫和棕黑长靴的男子向这边赶来。他的步伐是那么匆忙,以至于披在他身上的红色呢子大衣几乎滑落,船形帽子上雪白的绒毛在雨中一颤一颤的。博识的蒲公英认出这个人是赫赫有名的海盗柯克兰船长,他带领的船队战无不胜。传闻他是个冷血且狡诈的家伙,植物们纷纷安静下来,松鼠从小男孩怀里跳出来。

    "呜哇哇哇...亚蒂...呜..."小男孩向船长大人伸出手,雨水混着鼻涕眼泪在他脸上肆意纵横。船长大人抱起他,轻轻的摇晃着,用干净的袖子擦去他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柯克兰船长刚打了一场有惊无险的胜仗,但他实在没有心情参加庆功宴会,因为妖精小姐告诉他他最宝贝的弟弟正坐在草地上嚎啕大哭。

    "阿尔...你摔着了吗?"船长大人掀起睡衣的下摆,看见发红的膝盖。小男孩紧紧揪着船长的衣服,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不是...嗝...亚瑟已经...呜...三个月没有...哇啊...没有回来了..."

    是因为这个吗?船长大人有些无奈地擦干不断流下的泪水,他捧起小男孩的脸,鼻子蹭了蹭他哭红的小鼻子,祖母绿般通透的眸子里满是宠爱与温柔。"这次回来可以陪阿尔一个半月哦,不要哭了啊。开心吗?"

    "嗯..."小男孩抱着船长大人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肩上。

     "所以你还在哭吗?"

     "才没有...Hero才没有哭..."

     "你在撒谎哦。"

     "没有!刚才只是,眼睛出汗了而已,哭一点都不hero。Hero才不会哭呢,hero以后是要保护亚瑟的。"

     "这个等你长大再说吧。"

     "唔..."

   然后很多年倏的一下就溜走了,当年的小男孩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变成了比船长大人还高的男孩,变成了举着旗子高呼自由的男孩,变成了拥有一双冰冷的钴蓝色眼睛却唯独在看向他时温柔无比的男孩。

   现在,柯克兰船长躺在床上,尽力无视从某个奇怪的部位传来的酸痛。他有些不满的看着一边还在呼呼大睡的某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巨型金毛犬,气鼓鼓地想: 

    明明小时候是个天使,怎么长大就变成魔王了呢。



露中:

   大雪纷飞的夜,伊万,或者说莫斯科/公国的意识体,正坐在某个东方大国的实木地板上悄悄的抹眼泪。

  "喂,你别哭啊。"此时某个叫做元的家伙盘着腿坐在默默哭泣的小男孩面前。他一手支着头,一手擦掉伊万脸上的泪痕。

    小火炉里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炸裂声,仿佛拥有生命。元,也就是王耀,头疼的看着面前不知为何哭泣的斯拉夫小男孩。

    小孩子低着头 ,看起来软软的包子脸嘟起来,王耀伸手戳了一下。小家伙抬起眼睛,迅速的瞄了王耀一眼后又垂了下去,然后继续哭。

   王耀搓了搓手。距他带弟弟的日子已经过了很多年,现在面对这个语言不是很通的小朋友,他有些不知所措。

   "呜——"

    哭出声了...哭出声了!眼泪从那双漂亮的紫色双眼中流出,滴进茸茸的毛领里。王耀现在更头疼了。他想了想,站起来走向那个一直放在角落里的箱子,伊万悄悄地看着他。

    "这个,你应该会比较感兴趣?"一面精致的朱色小鼓被王耀举在手中,素色绵带末端系着两个黄铜小珠,象牙黄的鼓面紧绷着,转动木质鼓柄小珠叩击鼓面,发出干净利落的咚咚声。这声音同着飞雪融化和薪柴炸裂声涌进孩童稚嫩的双耳。

    这是什么?

    伊万从眼前人儿的手中接过小鼓,他试着用双手搓动木柄。

    咚、咚、咚、

   搓得快一些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小孩子看着在空中旋转的小珠衔接成一个完满的铜黄色圆环,就像王耀那顶挂在一旁的赭褐色毡帽上束着羽毛的小环。他突然笑了,即使脸上还残留着刚才的泪迹。

    王耀被伊万突然的转变弄的有些懵,不过笑起来就好了。

    伊万看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人,那人的眼睛里好像有金色的光。他拍了拍伊万的头,微笑着帮他扣好扣子带上毡帽。那一瞬间,伊万的脑海中没来由的闪过温润如玉这个词,但好像哪里不太恰当。汉语好难学,小家伙在心底耸了耸肩。

    王耀打开门,冷风灌进屋子,他回过头向伊万伸出手。

   "要不要去试一下糖葫芦?"

 


法加:

    "哇——"

    "先生..."

     现在的威廉姆斯先生好奇的戳着面前这个酷似小女孩的幼年版法兰西。哇呜手感一级棒,先生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吗?威廉姆斯先生的眼睛亮了起来。小时候的法兰西啊,英/国先生都没有见过吧。

    但是,怎么样才可以让现在的先生停止哭泣呢?这就有些伤脑筋了,威廉姆斯先生挠了挠头。

    小时候自己哭泣的时候先生是怎么做的呢?

    「马修看这里,有松饼和泡芙哦。腿伸过来,是这里擦伤了吗。」记忆中那个优雅的先生好像是用美食诱惑自己的来着,啊被酒精浇到伤口的感觉真是一点也不好。威廉姆斯先生的嘴角上扬了几分。

     "先生你喜欢枫糖霜饼干吗?"威廉姆斯先生从烤箱里端出小饼干,赛了一块到弗朗吉手里。哭声小了一点。

     嗯...好像有点效果?

    看着变小的先生一点一点消灭掉那块饼干,威廉姆斯先生想起小时候他好像也是这样,一点一点吃掉那些看起来像是艺术品的小点心,以及他邻居兼兄弟投来近乎嫉妒的目光。

    好怀念小时候和先生坐在花园里吃东西,温暖的阳光就像先生的微笑一样。威廉姆斯先生将倒好的牛奶放在被食物堵住哭声的先生面前,看着那双蓝紫色的眼睛。

   果然最喜欢先生了。

   而威廉姆斯先生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坐在他面前的小家伙内心是这样的:

   啊哥哥的马蒂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为什么身体会突然变小呢不然的话就可以充分表达哥哥的爱意了。呀马蒂看过来了继续哭哎呀我哭不出来啊做做样子好了。嗯这个饼干好吃,不愧是哥哥我的弟弟。



    我们 怀念从前,却更珍惜现在。



 

   

莫斯科公国(1283—1547年
评论(1)
热度(37)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