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神经病系列第三弹】王耀和他杰出的朋友

过春节嘛自然要开心啦




10

"爷,最近身体好吗?奶奶睡觉了啊。喔,哦,别了人好不容易睡着的不用叫醒了。啊我没什么事,就是跟您说,我在这边找着工作了。过的可以,工资也可以。啊?我没租房子,公司给分房,几个人住一块,热闹。你看这我房间。"我抱着平板转了一圈。来这边快两个月了一直没和爷爷联系,前两天濠镜和嘉龙刚教会他怎么用视频,现在我来陪他练习一下。

    亚瑟推门进来"王我给你传了份名单等下你看看啊,哟这跟谁聊天呢?"

   我把他拉过来坐下"我爷爷,正查岗呢。爷啊,给你介绍下,这位玉树临风尽管没我帅的青少年啊不,绅士,绅士啊,叫亚瑟。亚瑟您知道吗,亚瑟王,就那个被绿了啊不,那个圆桌骑士团的英国人?他也是英国的,我室友。"

 爷爷: "英国人啊,小耀你室友有个洋人啊。"

 我: "哪只一个洋人,我这一窝洋鬼子。"

  亚瑟:"您是王耀爷爷啊,那叔叔您看起来很健康啊,当年英姿飒爽啊。"

  我:"叔叔你奶奶个腿,和着高我一辈还,叫爷爷。"

 亚瑟:"好好好爷爷好啊爷爷好。啊谢谢您也新年快乐。啊,对我们套件里就王耀一个中国人。我们这还有其他好几个国家的...什么?我技术开发部的,小王宣传部的。"

爷爷:"小伙子你长的不错啊,眉毛很厉害啊。中文说的可以。"

亚瑟:"哈哈哈谢谢哪有您孙子帅哈哈。"

爷爷:"不不不比那孙子好看。"

我:"爷你胳膊肘咋往外拐。诶又回来俩,腐烂,阿尔肥雷德过来过来。等一下,腐烂你先过来。"

阿尔:"为什么..."

弗朗西斯:"这位是,小耀的爷爷吧噢噢噢叔叔好叔叔好,叔叔高寿啊?八十三了啊看不出来很年轻嘛。"

我:"你喊什么叔叔喊爷爷,你跟眉毛合着算计我呢。"

弗朗西斯:"我也是王耀室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啊我法国的。是啊巴黎人,您会唱马赛曲啊哇厉害啊爷爷。对对对Allons enfants de la patrie La jour de glories est arrivé.....您知道贞德,是的奥尔良的少女...啊我科研处的。哦那个人叫阿尔弗雷德,美国人...诶..."

我:"完了。我爷爷十六岁参军,参军第二个月朝鲜|战争......"

阿尔弗雷德:"要不我出去躲躲。"

爷爷:"那个美国小伙子你来你来。"

阿尔弗雷德[QAQ]:"叔叔...不,哥哥..."

我:"琼斯这你爷爷..."

阿尔弗雷德[QAQ]:"爷爷...您找我啊哈哈,啊是,是我老家在俄勒冈额...不不不我不喜欢麦克阿瑟,我喜欢罗斯福...爷爷丘吉尔不是美国人...啊是的我也喜欢奥黛丽...爷爷鸡年快乐啊谢谢谢谢。"

阿尔弗雷德已捂脸遁。

爷爷:"这小伙咋吓那么狠,小耀你是不是虐待人家了。"

我:"爷这是您吓得管我啥事。诶对,伊万呢。"

伊万:"谁找我啊?"

爷爷:"你室友挺多啊。来来来我瞅瞅。"

亚瑟:"老人家挺喜欢热闹的..."

伊万:"哎哎哎爷爷好啊,新年好。哎对对我斯拉夫人。"

我:"伊万我谢谢您叻,爷,这俄罗斯人。"

爷爷:"哪儿?"

我"俄罗斯,就是跟黑龙江接壤的国家。"

爷爷:"哦,苏联啊。你拐那么多弯干啥。"

我:"苏联已经解......"

伊万:"没错我是苏联人。嗯,嗯是,我是人事部的。这不是美瞳啦我的眼睛就是紫色的。您以前是学俄语的?那太好了...忘光了没关系我会说中文。您一直想去苏联吗,可以啊可以啊,我跟小耀带您去红场,坐西伯利亚大铁路从东到西过一趟,我们可以去共青城,符拉迪沃斯托克..."伊万抬头看我,他的眼睛亮亮的。我想我可能...他真是一位好室友不是吗?

我爷爷对着摄像头给伊万比了个军礼。

爷爷:"小耀,春节带伊万回来过啊。"

我一口水就那么喷了出来。

亚瑟/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yoooooooooooo~

伊万:^L^

我关了视频,门又开了。马修看我们都聚在一起,一脸懵逼。

马修:我错过了什么???


11.

    感谢我爷爷,春节我得带伊万回家。这公司一道年底就没什么人了,圣诞元旦除夕连一起。上头放假请假也烦,直接大手一挥来今年放寒假俩月。圣诞节亚瑟跟着阿尔弗雷德回美国,弗朗西斯和马修去加拿大,他们一定会进行很多不可描述的交易。

    我带着伊万大包小包的赶火车,一月七号东正教圣诞过完之后他坐火车到黑龙江,我一脸鄙夷的说从你家到漠河口走着也就五十分钟,他也一脸鄙夷地说可就这样他还得拐个弯去办签证坐火车。

    好在我们赶在春运前回家了,但我家里还有仨不嫌事大的主。

   首先,王嘉龙,1997年7月2日。他出生前一天刚好香港回归。假面瘫,一口粤语贼溜,虾饺,虾仁云吞做的比我好,英语说的也比我好,不能忍。

    第二,王濠镜。1998年9月11日。他出生那一年澳门回归,他似乎被赐予了某种别人踩一辈子狗屎都换不来的运气。每年春节我们家例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搓麻将的时候就他一个是笑着的。

   第三,王湾。1999年十一月三日。当年起名字的时候我爸想了下,香港澳门都回来了,就差台湾了,大手一挥单字一个湾。这个小妹妹最恐怖,从小被当男孩养,长大之后就腐了,连家人都不放过。濠镜嘉龙叫特区组,后来遇见小菊两人那是相见恨晚。这次我回来带个大老爷们还不知道要被他脑补成啥样。我提醒伊万要特别注意她,伊万表示他家小妹也是地狱级别的。一开始我还同病相怜地拍拍他的肩,后来见了那个白俄姑娘我对伊万深表同情。

评论(1)
热度(45)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