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神经病系列】王耀和他杰出的朋友们

全员向

米英法加露中独伊亲子分其他待定

不知道有多少hahaha




王耀与他不可思议的朋友们


      我叫王耀,是个当了两年网路写手的两年前的应届毕业生。由于二十四岁依旧无业游民,我被弟妹们踢出来找工作。

      我小的时候,大概湾湾刚出生的时候,曾立志要上北大,清华,哈佛,不考上誓不罢休。那时候我的人生规划是:十七岁自学大学课程,十八岁过六级十九岁拿着全额奖学金留学斯坦福啊,麻省啊,啊呀剑桥牛津也行。二十岁大学毕业混入联合国总部,摸爬滚打五年二十五岁成为最年轻的联合国秘书长。那么伟大的志向,啊!世人笑我太疯癫,呵,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后来在知道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国民是不可以成为秘书长的那个夜晚,我突然失去梦想,变得迷茫。我思索着人生的意义,思索着思索着睡着了,差点压死濠镜。

     「于是这就是你每次麻将扑克桥牌骰子二十一点都打我脸的原因?」

     「不敢不敢,濠镜只是碰巧罢了。」

     「这就是你连抽三个SSR的原因?」

     「大哥,这你得问丁磊啊!」

   

      那年年少无知且多轻狂。我,也曾是个踌躇满志的少年,只是!这险恶而黑暗的社会,断送了我的前程,将我的理想扼杀在摇篮!这个社会,需要一位英雄,而我——以下内容已被屏蔽。


     总而言之,现在我站在某家外资「啊这肮脏的资本主义」大楼前,默背着之前写好的面试词。我对这次的面试并不抱有多大希望,之前的四家公司基本上都是以"骚年郎,你很要想法,为何不坚持将网络小说发扬光大呢?你看看江南,你看看唐家三少,你看看南派三叔,前途无量啊。"这样扯淡的理由拒绝了我。尼玛啊,这什么鬼理由,老子blog上粉丝还没过百,两年啊,前途无量你妹咧!

      收回思绪,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向面试的目的地走去。到底是个大企业,室内设计简洁大方,色块的搭配隔断的设计连廊的走向都有仔细的考虑。这里有不少外国人,五颜六色的头发让我觉得莫名喜感,有个金色长发有胡茬的妹子向我眨了下眼,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等等,就豆麻袋,胡茬?!woc这是个爷们?!


     感叹过这个公司职员的神奇后,我拉开了一直紧闭的灰色木门。

2.

    于是我现在站在两位面试官前,一脸黑线的看着面前的两个歪国人。

    有没有人来告诉我一下这是个什么情况。左边那个紫色眼睛的小毛子,他为什么要穿着一身前苏联军装,虽然很帅,右边那个金发碧眼的鹰酱,他为什么要穿着美国二战时的飞行夹克,虽然也很帅。可是,帅能当饭吃吗?[尽管这俩人最后生动地为我诠释了帅是可以当饭吃的]

   更神奇的是...有没有人给我解释下,那两面无风自飘的旗帜是什么情况。星条旗和苏联旗相对而放,你们是来冷战的吗...我开始担心若面试通过,我在这个公司的生活将会如何。   

    这个时候,小毛子向我解释:"哎呀不好意思,我们刚去漫展,没来及换衣服。"看我仍然一脸惊恐,旁边的美国小伙给我一个微笑。我开始庆幸这里没有德国人,不然的话若是穿着个纳粹的军装来,那还了得!?

    随后我就被打脸了。

    就在我的面试渐渐走入正轨的时候,一个标准的日耳曼帅哥梳着一丝不苟的背头走了进来,同时还抱了一打文件。这真是太让人瞠目结舌了好吗?你看阿小哥宝岛的学生穿元首的衣服游行下场如何?!不要以身试法阿小哥!

    这个小哥同我的面试官们说了一些大概是工作的事情后就出去了,随后面试官们宣布我的面试结束了。

   嗯?结束了?你们问了我的星座血型大学校训之后就完了?那么草率?!

   于是三天后我接到通知。我被录用了。

   呵呵,我突然想辞职。

3

   "啊,好吧。那天我们的确没去漫展。这个活到是这边的总裁发起的,每个月都有一次,一次一个主题,说是为了激发我们的创造性。谁知道呢。"伊万一边走一边同我解释,这个人就是那天一身戎装的俄/罗/斯小哥。那天由于光线和太过仓促的原因没能看清他的脸,现在看看发现他的眼睛是非常漂亮的紫色,并不是那种烟紫色,而是类似于曙红和花青调和而成,但又深一些,仿佛加了滴很清很清的墨。我见过的外国人不多,不知道这个颜色的双眼在欧美人中是否常见,但那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颜色。

   他带着我见未来的室友。哇这公司发公寓诶好棒不用交房租了。我突然有了在这家公司好好工作的动力。

   然后我见到了我的室友。

   我又想辞职了。

4

"这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人,你之前见过的。老家俄勒冈州的,阳光大男孩,有着当总裁的潜质。据说是芝加哥某大学的高材生,据说,据说。"伊万微笑着打开第一扇房门,满地快餐包装纸,一个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油炸食品味的头发乱的跟鸡窝样的男孩披着星条旗大嚎着冲了出来。"NAHAHAHA"

   伊万微笑着关上门。"哦,他有总裁气质是因为他跟总裁一个姓,琼斯公司嘛,哈哈。"

   我:"哈,哈哈,哈哈哈。"

伊万微笑着打开第二扇门:"亚瑟•柯克兰,标准的英国绅士,每天下午三点是他的红茶时间,如果你喜欢喝茶的话可以找他。顺带一提,美国佬在追他。"

   我回想起阿尔弗雷德的鬼畜笑声,觉得美国佬可能追不到手啊。

     然后一个天使降临在我面前。然后一个拿着酒瓶罗马群已经歪的不能看的天使降临在我面前。然后一个大喊着"阿尔弗雷德你别跑啊啊啊啊啊"的拿着酒瓶罗马裙已经歪的不能看的天使降临在我面前。   

    我果断选择了关门。随后我听到了一声惨叫。

    啊啊,真是对不住了绅士先生。

    我又觉得美国佬能追到手了。

    伊万非常非常非常尴尬。"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啊耀。"

    我信我信,你说的我都信。

    伊万微笑着走到第三扇门前。他没有打开。

    他紫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我,非常严肃的说:"这是个法国人。"

    我"嗯。"

    伊万"他神经病。"

    我"嗯。嗯?"

    伊万"他裸奔。"

    我"可刚才两个不都在裸奔吗。"

    伊万"他职业裸奔。"

    我"ExM?"

    伊万深吸一口气打开门,一道圣光射出。

    华丽复古的欧式木桌,马赛克瓷艺的壁画,摆在角落铁架上的绿萝,矮桌上的香根鸢尾娇嫩的几乎滴水。那个人就站在那里,肩上架着提琴,金色的长发被蓝白红三色的发带束起,他背着光。空气中弥漫着牛奶和枫糖的香甜。

    哇,职业裸奔选手都那么低调奢华有内涵吗。

    伊万:为什么你们都不按套路出牌QLQ

    "这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设计师。"伊万痛苦地捂脸"坐在沙发上的是马修•威廉姆斯,腐烂的小男朋友,加拿大人。"

     诶沙发上居然还有个人。

     弗朗西斯转过来,他是到目前为止第一个亲自做自我介绍的人。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去这位不是我第一次来公司的那个妹子,哦不,汉子吗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伊万:你们一个个都拆我台。

评论(10)
热度(127)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