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苏英】失落的梦之国度

第一次写苏英

他们属于彼此,如阳光和雨水。



失落的梦之国度
威廉:
最近斯科特有些反常。他总是在抽烟,不间断的抽烟,过量的尼古丁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而且,最近,他异常烦躁,大半夜能听到他砸门的声音。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反常了,大概有十多年了吧,我想我得找个时间问问他。
斯科特:
我想我最近的行为有些,过。特别是对于威廉。我的行为可能吓到他了,但是除了香烟这位老友,我找不到别的什么方法了。
有东西闯入了我的睡眠。
威廉:
有东西闯入了睡眠?我不能理解这句话。"你做噩梦了吗?"我这样问他。难得他没有反驳我,神情严肃的犹豫着。这太不对了!斯科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他从来不会犹豫不决,从来都不。我开始紧张起来。
斯科特:
噩梦?我从没把它定义为噩梦,但它的确困扰着我。"呃,也许是吧...一只大概类似于兔子的东西。"我向他解释。威廉看起来有些不相信,他一定开始怀疑我是否清醒了。我有些尴尬,被一只小兔子困扰并不是一个快四十岁的成人应有的行为。"一只垂耳兔,像个小孩子一样,跑步的时候偶尔会被自己的耳朵绊倒..."我不太想说下去了。
威廉:
呵呵,小兔子。
我觉得,斯科特他妈的在逗我。忍住了喷他一脸威士忌的冲动,我尽量语调平和的说:"你抽烟抽傻了。"
斯科特
"你特么才傻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我不该跟他说的。回到卧室,门上还有敲击的痕迹,那只小兔子...我躺在床上。那兔子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反射弧超长。与其说是兔子,不如说是长了兔子耳朵和尾巴的小男孩,金发绿眼,凭良心说还算正点,而且非常熟悉。非常熟悉。
威廉:
斯科特不抽烟了,突然的停止了把家里搞的迷雾缭绕乌烟瘴气的行为。他说是那只小兔子不让他抽,无所谓,我懒的管他。
"兔子怎么说的?"
"他写给我的。"
"这兔子还真神通广大。"
斯科特:
我梦见那个小男孩了,他一如既往的穿着绿色斗篷。令人惊奇的是他居然有着和我一样的眉毛,之前我从没主意到,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亲了我一下。被小孩子亲吻的感觉非常美好——我不是恋童癖——在额头那里,这使得我可以与他平视。
我们站在小丘上,那里遍布绒毯般的绿草。有一个湖卧在那里,诚实的反映着阴灰的天空和厚重的云。草地上散落了零星的小花,小男孩在里面跑来跑去,摘花的同时还要避免被绊倒,他好像很兴奋。
这地方我想应该是在苏格兰,尽管我已有很多年没去过那了,可那毕竟是我出生的地方。没有理由的,我觉得那就是苏格兰,绝对错不了。
风从我们耳边吹过,它呜咽着,偶有降落的飞鸟掠过,小男孩便跑过去追他。他精力可真旺盛,仿佛永远不会累一样,也罢,一个梦境。
我终于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太安静了,没有人的声音。我让小兔子自己玩,对着空旷的丘地大喊大叫。没有人回应我,我正想向更远的地方迈进,可小兔子拉住了我的衣角。
他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幅失望的样子。难道他知道我要离开这里?不对啊,若他知道我要离开,为何在我梦醒之前他没有如此失望呢。
我抱起他,安慰他不会丢下他的,可他还是一副悲伤的样子,拼命地摇头,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流。
没办法,我只好抱着他在原地坐下。他趴在怀里,揪着我的衣服沉沉睡去,脸上的泪痕都还没干。真是小孩子啊,哭完就睡.......我戳了戳他包子一样软软的脸颊,手感非常好。
如果能这样一直抱着他,似乎也不错?我看着他睡着的脸,一阵熟悉的感觉像疯狂生长的藤蔓一般涌上心头。我仿佛曾经在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地点以同样的姿势抱着同样的人一样,熟悉却又陌生。我一定在哪见过他,可他到底是谁......

威廉:
我曾想过让斯科特那个混蛋自己做些奇奇怪怪的梦,但他向我所描述的东西再一次引起了我的注意。苏格兰的高地,哭泣的有着粗眉小男孩,寂静的旷野,这一切都让我回想到那一天.......难道他是......不可能,那不可能会是他的!如果那真的是他,斯科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评论
热度(15)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