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蜜汁cp】圣诞快乐

【蜜汁cp】圣诞节

cp非常乱

露中 米英 苏英 法加 独伊 金钱组 自由组

德哈 AM

露中

“耀,我不过圣诞节的。”

“我知道,我家节日气氛有些浓。我也不过,可是小年轻们想过。啧啧啧,又可以赚一笔。”

“你知道1991年的圣诞节……”伊万被捂住了嘴。

“我知道。”王耀在他耳边说“不要再提了。”

伊万无奈地笑,二十五年了。

我在啊。他抱住有些发抖的亚洲古国,磨蹭着他柔软的发。

从今夜到明天,我只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只是王耀。就这样,就一天。

王耀【路口烧纸】:老大哥忌日,伊利亚来拿钱啊,拿钱啊。

伊万【浑身冷汗】:耀,我好冷不烧了咱回家吧回家啊。

法加

“先生,圣诞节快乐。”软软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弗朗西斯夹着手机,半长的金发松散的垂在肩上。他空着的双手正端着刚刚出炉的松饼。

“小马修也是哦~马修喜欢什么味的果酱呢?”

“欸,我吗?我喜欢…枫糖算果酱吗?先生是在烘焙吗?”弗朗西斯好像听到了那边咽口水的声音。

“松饼哟,马修不能来真是太可惜了。”弗朗西斯偷笑,随即听筒那边传来了马修有些生气的声音:“先生你故意的!”

“马修来法国吧,来了就可以吃到了。”他一边讲电话,一边把枫糖淋到松饼上。

“先生,这可是你说的。”马修的声音有些得意。电话被掐断了。

欸……这次轮到弗朗西斯懵了。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弗朗西斯几乎是跑过去打开了门。

烟紫色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

“先生,我的松饼呢?”

独伊

路德维西坐在车里看着路灯飞速的闪过,车载电台的音量调得很小,隐隐约约是一些迎接圣诞的歌曲。

费里西安诺在开车的同时偷偷从反光镜里看坐在后排的人,却不料正好对上了目光,他迅速地移开眼睛,专心开车。路德维西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发出声音。

沉默笼罩着车子,尽管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这次,谢谢了。”路德维西决定打破这沉默的气氛。“什么?”费里西安诺抬了下头。“击毙了那个嫌疑犯。”路德维西盯着窗外,车速的减慢意味着他们快到地方了。“啊那个啊,队长你太客气了。”意大利人冲他笑道。他曾经也是这样笑的,只是如今那笑容里多了些许疲惫。路德维西听到了“队长”这个词的时候怔了一下,二战已是那么遥远,可那些日子他丝毫不曾忘记。

车子缓缓停下。路德维西和费里西安诺并肩走在小路上,费里的小屋就在前面。

“路德这次能待多久?”

“大概是圣诞节之后吧……”一颗巨大的布满彩灯的圣诞树立在门前的空地上。圣诞节啊。

费里西安诺的脸倒映在他钴蓝的双眼中,他发现那枚番茄戒指被意大利人挂在颈上。

费里西安诺拿出钥匙开门,路德维西从他身后拥住他。他略显瘦弱的身形完全被健壮的德国人圈住。

“ve-路德?你在唔—”

两朵烟花炸裂在空中。

“圣诞快乐。”

米英

阿尔弗雷德翻出扔在椅子下的可乐,失望地发现里面的汽已经跑光了。他随手将还剩小半瓶的可乐丢进垃圾桶。

他环顾四周,看着家里凌乱的一片,泄气的放下手里的抹布,起身把靠在墙角的拖把和水桶提进卫生间。

一个小盒子出现在他面前。

“咦?这是——”

“嘟……嘟……"

“亚瑟,你24号不来吗?……你有事?Hero需要安慰。……哦哦哦我知道了。不要喝酒,不要进厨房,榭寄生避着点啊。”阿尔弗雷德幽怨地挂掉电话,看着摆在面前的夜光避孕套,痛苦的发现今年圣诞他不得不自力发电了。

 真是的,还想试试新品种呢,听说是薄荷的,一定爽翻了。

苏英

当斯科特拎着两瓶皇家礼炮站在门口时,亚瑟是懵逼的。

“你要干啥?”亚瑟警惕的看着他。

“不是你要我给你送酒的吗?”斯科特也是一脸懵逼。

“我有吗?”亚瑟挠了挠头,把门敞开:“先进来吧。”

斯科特把酒放到桌子上,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抽烟,仿佛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斯科特,你给我把烟掐了。”亚瑟阴着脸开口。斯科特不理他。

“你想再把房子烧了吗?三十五年前你就是这么干的!”亚瑟把他的烟从嘴里抽出来扔掉,斯科特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亚瑟忙上忙下的装饰房子,after all,明天就是圣诞节。

考虑的一会儿可能没饭吃,斯科特良心发现的进了厨房。

后来厨房就炸了。原因是斯科特做传说中的醉蟹时莫名其妙的把酒洒在了灶上。

“于是你还是把我房子烧了。”亚瑟看着冒着黑烟的厨房,了然的看了一眼哥哥,自动无视斯科特关于“这只是一个意外”的辩解。他丢下斯科特一个人上了楼,十分钟之后提着个箱子下来。


当晚,在爱丁堡的某个屋子里,趴在哥哥身上的亚瑟调小了电视音量,支着头对斯科特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颜色很适合圣诞节?”

“啥?”

“绿眼睛配红发。圣诞的颜色。”

“……节日气氛。”

金钱组

“你的潜航器我能不能当作圣诞礼物?阿尔肥雷德?”

“Hero不要了送你好了!”

“操你侵犯我家领海你还有理了!”

“你偷的!”

“放屁!那小破机子值得我偷吗?!”

自由组

阿尔弗雷德看着弗朗西斯发来的一堆自由女神p图,面无表情的啪的合上了笔记本。

【自由女神原版.jpg】

【自由女神绿红白三色比基尼.jpg】

【自由女神红白榭寄生.jpg】

【弗朗西斯的(哔——)照.jpg】x5

【弗朗西斯玫瑰特写.jpg】x3

星条旗说它吐了。

德哈

“破特,圣诞快乐……"不可描述。

“马尔福你省省孩子们还在边上呢!”

阿不思&斯科皮:哇哦— —

亚梅:

“亚瑟。”

“?”

“今天圣诞节。”

“所以呢?”

“我的礼物。”

“梅林你居然会找我要礼物。那么,允许你一天的自由行动?”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好吗?!”

“那又怎样?你还是我的男仆啊。而我还是国王。”

“伊丽莎白女王不是那么认为的。”

“永恒之王,还记得吗?你说的。”

“那不是我说的,那是你的命运。”

“谁管他。我是你的王,不是吗?”

“你什么时候偷渡去了法国?”

“没有,国王不能玩浪漫吗?”

“亚瑟——"

“好吧,圣诞快乐。”

“就一句话?太草率了喂!”

“附加一个吻?”


评论(6)
热度(29)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