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一百种死法

一百种死法:囚禁

 

身份:旧贵族x前国王

 

背景:统礼十五年,苟延残喘的国家终于覆灭,再无王公贵族之分。生灵涂炭,人性的欲望再也无法掩藏。谁不想将金丝雀占为己有,让它只为自己歌唱呢?

 

要求:必须且仅有一方死亡。必须按照人物表进行。死法不限,必须使用提供道具。死亡方不限。不得少于一周,时间越长,获胜方分数越高。

 

游戏开始

 

【亚瑟再一次在疼痛中醒来,身上的青/紫与身下的液/体无不诚实的反应出昨夜的糜/烂。后方传来的阵/痛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羞/耻,愤怒与不甘同时淹没了他。】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他这样想,用力甩了一下手臂,牵制胳膊的锁链碰撞在一起】

哐啷

【清脆的声音在卧室里回响,亚瑟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的胃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他更加用力的甩胳膊,铁链不断撞击】

哐啷哐啷

要是就这样死去就好了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带着笑看着亚瑟。】

“早上好,亚蒂。”

“滚出去。”

【阿尔弗雷德将牛奶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在亚瑟头上落下一吻。】

【亚瑟扭头避开,被阿尔弗雷德捏着下巴转回来。】

“放开。”

【亚瑟将眼睛转向别处】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解开束缚住亚瑟的链条,将人抱起,向浴室走去。热牛奶升腾起的水汽在秋末的空气中涣散,空气看起来被染暖。只是看起来罢了。】

“亚瑟,这只是第三天啊。”

 

“亚瑟…”

【阿尔弗雷德用力动作,亚瑟被他的动作牵扯的前后摇晃。他没有出声,嗓子已经发不出声了。他用手撑着墙壁,眼睛失去了焦距,像一潭死水。】

“呼…”

【阿尔弗雷德完事了,抱起亚瑟走向浴室。亚瑟无力的靠在他身上,呆呆地看着他的脸。被放进浴缸里,亚瑟拽住了正欲离去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

【阿尔弗雷德坐回浴缸边,亚瑟依旧看着他。】

【他抱住了亚瑟,感觉到怀中人一瞬间的僵硬。】

“你想让我跟你一起洗吗?”

【亚瑟抬起手臂,抚摸他的脸颊。阿尔弗雷德享受的蹭了蹭他的手。这是自第二天之后亚瑟第一次主动接近他,让他觉得快乐,同时也非常担忧。】

“这一局,你赢了吧。已经第六天了。”

【亚瑟用微弱的声音说,他的手指顺着阿尔弗雷德的下巴往下走。阿尔弗雷德听后皱起了眉头。】

“你在说什么。”

【亚瑟摇摇头,躺进浴缸里。他靠在缸边,掀起水花。】

“它没有要求死亡方法,那我可以选择自杀吗?附加分你不要可以吗?”

【阿尔弗雷德楞了一下,他的目光变得冰冷。】

“不可以,这种自杀是不允许的。你知道他们的规矩。”

“可是…”

“不行。”

【阿尔弗雷德站起来向外面走去,狠狠地甩上了门。】

“咣”

【亚瑟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好啊,那我就杀了你。”

这局的设定真恶趣味。

 


评论
热度(23)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