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论据不足「2」

论据不足


上一篇大概是一年前写的orz

http://ancient-admit.lofter.com/post/1d4e486c_92ac9c9       【上一篇】

卢西和爱因斯的性格有私设,毕竟法制社会,不会太疯

本文无犯罪场景描写,因为小生不会啦啦啦




"你要知道,艾滋病携带者不一定会发病。"卢西安诺坐在电脑壁纸上的椅子里打量着摊在床上的爱因斯。白色的椅子和遮阳篷摆在一处金黄细软的沙滩之上,不远处是碧蓝碧蓝的海,头顶上是碧蓝碧蓝的天,它们的交界显得不那么清晰,只是远处有一条微微颤动的空气屏。卢西安诺常对爱因斯说屏幕里显示的东西就是他所在的世界,爱因斯倒是从没怀疑过。毕竟,能创造出卢西这样荒唐的系统,这个程序的主编一定是个疯子,疯子眼中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爱因斯闻言,抬头瞥了一眼喝着椰汁的虚拟意大利人,又把头埋在枕头里。"你倒是清闲啊,机器。你身上又没有艾滋病毒。"由于头在枕头里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没文化真可怕。"卢西安诺嘲讽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家伙,"你个近一米八的个子爬在床上还以如此少女的姿势,我觉得我的眼睛要瞎了。"这时卢西此时最真实的想法,他十分诚恳的说,只是脸上依旧是嘲讽。"不要面带着那么恶心的表情还用这么这么正直的声音说话,我要吐了。"爱因斯能脑补出卢西现在的表情,尽管他还没把头从那一堆枕头中拉出来。"哦好啊你吐吧,吐的一枕头都是,然后你就可以在自己的呕吐物里度过一个个'香甜'的夜晚。"卢西深深地吸了一口椰汁,发出了享受的声音,他的呆毛跟着一颤一颤的。

爱因斯在枕头里翻了个白眼。他猛地起身拔掉了插在电脑上的手机充电线,切断了卢西安诺进入手机的途径。

"嘿你干啥傻大个?!"卢西拿他的小刀扎电脑屏幕。爱因斯眯起深紫色的眼睛,用手指戳着屏幕,对着卢西的眼睛凝视良久,然后默默地伸出手臂。

"我比你白。"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臂,给了卢西一个标准的微笑,脸上的伤疤因此更加狰狞。他果断无视了卢西安诺接连不断的嘲讽,抄起桌子上的钱包和黑色风衣,哼着歌踏出房间并使劲的甩上门。老旧的铁门"咣"的一声订在门框上,斑驳的铁锈因撞击而脱落。

"会去医院吧,傻子。"



评论(4)
热度(4)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