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米英】琼斯和柯克兰互撩的早上

琼斯和柯克兰互撩的早上


没啥用的设定:职员米x作家英

日常米英秀恩爱,前排兜售瓜子饮料矿泉水



   "美好的一天总是从美好的早晨开始的。"柯克兰先生读到这样一句话。他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他小声的说道:"首先你得有个安稳的夜晚,这直接关系到你的早晨是否美好。"同时带着一点愤恨的瞄着走进来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话的矛头明明白白的指向他,这个总是在夜里折腾自己的衣冠禽兽,花花公子!亚瑟•柯克兰揉了揉腰,拿起枕头靠在床头上。

     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正对着镜子调整那该死的领带,总是凌乱的金发梳向脑后,用发胶牢牢的固定住,可惜的是那一小撮气死牛顿的头发仍然可笑的立在额头上。琼斯从镜子中看见幽怨地瞄着自己的亚瑟•柯克兰,大喊到:"嘿这是诽谤!Hero已经快一周没动你了好吗?"他走到他面前,看着这只仍窝在被子里浪费空调的小猫咪。突然,一个不错的点子从他脑中闪过,他狡黠的笑着俯下身,用陷阱般的温柔在柯克兰耳边说:

     "而且我认为,有一个瑰丽的夜晚足以弥补早晨的遗憾。当然,如果你愿意,我很乐意让漫长苍白的中午变的的同样瑰丽。"

      柯克兰的耳尖不出意料的红了,他推开那个蓝眼睛里满是调侃、假正经的男人,嘀咕了一句:"惯用伎俩。"

    "但你很吃这一套,不是吗?"琼斯撩起柯克兰细碎的刘海,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就像每天早晨那样。

    柯克兰那连续的诸如"什么叫吃这一套啊小鬼就是小鬼"之类的话语在感受到爱人的唇的时候停住。他注视着美国人那装着天空与大海的眼睛,扯过他的领带(他用了很大劲,琼斯刚弄好的领带又歪了),亲吻他的脸颊。

       琼斯装作懊恼的样子摸了两下领带,说:"嘿柯克兰先生,这团糟乱的玩意你必须负全责。当然,你可以通过再给我一个..."

     "很期待今夜的瑰丽,琼斯先生。"柯克兰在他的耳边嘘声说着,温热的气流使他的耳朵痒痒的。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五分钟前还在抱怨SEX的男人。

      他怎么了?

      不过琼斯很乐意见到难得主动的柯克兰,如果可以,他巴不得亚瑟每天都这样...额...投怀送抱?不,不。这绝对不算投怀送抱...对了,性感。是的,如果亚瑟每天说这些近乎诱惑的语言,他绝对会爽上天去的。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柯克兰满意的看到顿在空气中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甚至变本加厉的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的裆部,一种皎洁的光在那双绿眼睛上浮动,令他看起来像一只叼着鱼跑到房顶上的猫,得意的挑衅无辜的受害人。

    而琼斯很确定自己就是那个无辜的受害人。明明眼看着就要抓到那只小猫了,却又因为一些外部因素无能为力地由盗贼把美味的晚餐带走——此时,对于他来说,外部因素就是他不得不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上班,而某只猫咪却可以利用这个美好的上午睡个回笼觉。

    当然,琼斯才不会轻易认输。他亲吻着柯克兰白净细长的手指,亲吻他的脸颊和鼻子,伸出舌从他的下巴一直舔到锁骨,留下一串晶莹的水渍。

    柯克兰想要推开他,无奈琼斯的怪力他实在对付不了。琼斯把他压倒在柔软的床上,啃咬他的耳尖,他抓着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西裤,说:

     "你看,这都乱了。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柯克兰抽出自己的手,指着墙上的钟。"亲爱的,你快迟到了"。他又露出了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容,感叹上帝还是偏爱自己的。

     琼斯脸上的得意瞬间消散。

     柯克兰慵懒的靠在枕头上,心满意足的看着阿尔弗雷德慌乱的换鞋。他笑着走下床,按住琼斯先生开门的手,抚平他西装上的褶皱。
    

    "早点回来。"他在他耳边轻声道。

END
   

     日常oocQAQ
评论
热度(73)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