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苏英】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吹爆苏哥,迟到两天的生日礼物(?
大冬天的冻死我了我的妈哟……
这是我写的最真情实感的一篇了
cp=苏英


毫无疑问的,斯科特爱自己的家人。尤其是亚瑟,他对自己的这个小弟弟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大他五岁,亚瑟享受童年时他疯狂刷题,亚瑟疯狂刷题时他享受大学的愉悦。所以当在Midnight看见穿着紧身衣跳舞的亚瑟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砸场子。等到二十分钟后他俩双双被保安丢到大街上时,斯科特才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妈的,他该等亚瑟跳完那支舞再和他聊人生的,多好的机会——光明正大的用眼睛看亲弟弟扭动身体,还不会有旁人说三道四。

坐在冰凉的马路牙子上,斯科特点了一只烟,神庭气闲的听着气得跺脚的弟弟冲他大吼:“你丫管得着我吗?” 要是搁两年前他肯定上去就是一巴掌,一边打一边骂:小崽子野了啊?然后他和亚瑟扭打在一起,在卧室里滚来滚去,床单被子落一地。但现在,自从他直视自己对弟弟有驳社会伦理的感情,他觉得,这个小妖精怎么连生气都那么好看呢。

爱情真可怕。有的时候弗朗西斯嘲笑他,说他看亚瑟的眼神就像校门口接孩子放学的爹妈们,那叫个殷切。斯科特回答道:“你丫懂个屁。”

“我不要面子的吗?”亚瑟发泄的差不多了,并排坐到他旁边使劲搓手,拿幽怨的眼神把他往死里瞟,生生刮下来一层皮。十二月的冷锋过境,气温骤降,大柯克兰孬好还有件棉袄——天晓得为什么斯科特被保安架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拿上自己的衣服,小柯克兰只穿着一件汗津津的皮衣,冻得直打哆嗦。斯科特怜爱的看着夜色中他弟弟祖母绿的眼睛,一边想着真他妈好看,一边掏出一条围巾给自己围上。

亚瑟已经出离愤怒了,这还是哥吗?他继续一语不发的和斯科特滞气,盯着昏黄的灯光被自己呼出的水雾晕开,像一朵脏兮兮的云。

“冷吗?”斯科特问。
“什么时候下雪?”亚瑟答非所问。他想起小时候在格拉斯哥的郊区和哥哥们打雪仗,准确的来说是单方面受压迫,每次他都被塞得一脖子雪。他冻得鼻尖发红,眼泪顺着眼眶向下流,但哥哥们不许他把这事告诉爸爸妈妈。小亚瑟只能忍着潮湿的领子吹着大冬天的冷风,这时候他二哥就会悄悄的把他带上楼,从妈妈的卧室里偷来吹风机吹干他的领子和袖口,使亚瑟不至于英年早逝。

斯科特脱掉袄子披到他弟弟身上,再解下被捂热的围巾系到他的脖子上。

“还冷吗?”他问。亚瑟轻轻的摇头。
“不冷了。”

斯科特从巷子里推出他的摩托车,在亚瑟无比羡慕的目光下发动车子,轰轰的发动机像一只兔子,一脚踹破了夜的宁静。他跨坐在车上,向弟弟歪了歪头。
“回家了。”

夜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斯科特的手冻得快握不住把手,全身上下唯一暖和的地方就是被亚瑟环住的腰。他能感到亚瑟的脸紧紧的贴在他背上,另一颗心脏正与他以同样的频率跳动着。这颗跳动的心脏毫无征兆闯入他的生命已有十七年,并且不同于兄弟的感情正在两颗心脏内发酵,即使这时候他们还都不知道对方正经受着同样的煎熬。

他们从未接吻,却爱的更深。

评论(1)
热度(35)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