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day——未完待续

笑得像个疯子,哭得像个傻子

【米英】猫奴是如何形成的

记录柯克兰船长是如何成为一只猫奴的 



cp=米英



01

    最近金玫瑰号上发生了一些怪事,比方说捕上来的鱼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少两条,再比方说准备好的午饭总会被咬两口,甚至有一次船长大人的泡好的红茶也被打翻了,为此船长可是把那个叫他出去办事的水手骂了好一顿。有的水手则说在半夜听到了微弱的脚步声,或者是看见一团擦过视线边缘的黑影,还有个人说晚上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在暗处紧紧盯着自己。


    有人说是大海之主向他们所要贡品,不过没人相信大海的神明会偷偷摸摸的干这种事。流传较多的说法是有不明人物混上了这条船,可能正秘密策划着什么,弄得船上人心惶惶,担心下一秒消失的就是自己。


    为了彻底解决这件怪事,金玫瑰的主人柯克兰船长决定将造成怪事的罪魁祸首彻底揪出来,当众处决杀鸡儆猴以定军心。


02

   于是,在一个月明风朗的的夜晚,拥有着海边细沙般金发的亚瑟•柯克兰带领着他的一票船员躲在船长室里,透过虚掩的门窗注视着甲板上的情况。


    果然,在大约凌晨一点半的时候,一团灰色的看不出来是什么的球状物从杂物舱里走出来,出现在甲板上。它很矮,至少不可能是个居心叵测的密谋者,这让大家都松了口气。它东走西逛的,颇有把甲板当成自家大院的架势。


      亚瑟打了个手势,船员把所有通往甲板的路封上。那家伙看起来被关门的声音所惊吓,猛地转过头,看见的是一群「自以为」凶神恶煞的海盗。


     亚瑟咧嘴笑着道:"伙计们,给我抓活的!"



03

     一团混乱之后,那个灰色的毛团终于慌不择路的一头撞上了亚瑟船长锃亮的靴子。

     "喵呜——"

     "哈,原来是只猫啊。"亚瑟笑着拎起那只在船上兴风作浪的家伙,一遍头疼自家船员连抓个猫都能费那么大事,一遍从腰间拔出镶着精美花纹的火枪。

     船长之前说过要当众处决的对吧。

     于是当亚瑟将枪口对准猫的眉心时,他看到了一双湛蓝的双眼,仿佛盛着满天繁星。

     啊,蓝眼睛吗?亚瑟收起了他的枪,留下一船水手在那面面相觑。


04.

    天知道船长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一只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猫变成一只超级蓬松的小白猫,不,大白猫的。据知情人士透露,船长极有可能把猫咪直接丢下海让他自己扑腾,快淹死了在捞上来。

     爱猫人士发出强烈谴责!

     反正自那之后金玫瑰号上就多了一只美若天仙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有自由进出船长室特权的、超蓬松的猫。

      蓬松!人家那都不是肉,那叫虚胖!


05

       船长说这只猫叫阿尔弗雷德,全名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长的名字对吧,拗口。

       于是船员们习惯喊他:咪咪......

       每天船上都充斥着这样的声音:

船员A:咪咪咪咪咪咪咪!

船员B:咪咪咪咪咪咪咪!

阿尔弗雷德:「不理不睬」

船员C: 喵呜—咪咪咪咪!

船员D: 咪咪,过来!

阿尔弗雷德:「鄙夷」

       说好性情温顺爱粘人的布偶猫呢!骗子!

然后:

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喵!

然后一道白色的闪电"唰"的从桅杆上爬下来,"咻"的冲向船长,"嘭"的撞进船长怀里,回过头给一群蹲在地上拿小鱼干诱惑的水手一个王之蔑视

亚瑟柯克兰:你跑哪去了,以后不许爬到桅杆上。

阿尔弗雷德:喵~「蹭蹭蹭」

亚瑟柯克兰:「搔下巴」都愣着干什么,工作去!

阿尔弗雷德:咕噜咕噜咕噜

     嘛,今天金玫瑰的船员们也很难过啊。


07

     水手们不知道的是,自己那敬爱的崇高的战无不胜的船长大人是个变态。

     是个喜欢戳别人蛋蛋的变态。

     如果有人能听到亚瑟戳阿尔弗雷德蛋蛋时的心声,那大概是这样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果然人不可貌相!


08

     某一天阿尔弗雷德终于被戳烦了,它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抽了亚瑟一嘴毛。

 米:  哼唧!

 英 : 哎呀玩脱了......揉揉揉       米 : 哼唧!

 英:   哎呀哎呀挠挠耳朵

  米: 哼唧唧!

  英:  哎呀这是傲娇吗?啊阿尔弗雷德原来你是傲娇属性的吗?

   水手A:船长大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傲娇......

   英:住嘴!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蛋蛋割下来给阿尔弗雷德加餐!


09

    Q:为什么要给一只猫起名叫阿尔弗雷德?

    A: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有逼格的名字......不不不你知道英国有个厉害的国王叫阿尔弗雷德大帝

    Q:船长你知道那个国王是以怼海盗出名的吗?

    A:啧就你屁事多,阿尔弗雷德怎么了,吃你家小鱼干了?这猫我养又不是你养!来,阿尔弗雷德!

   「喵」


10

    其实,亚瑟,他,不是特别会起名字。

    比方说,人家的船都叫什么黑珍珠啦,飞翔的荷兰人啦,沉默玛丽啦,但他的船叫金玫瑰。

    噗。

亚瑟:玫瑰怎么了?玫瑰不好看吗?!这名字有什么问题?!这船我开又不是你开!

    船长你知道我们的船不挂黑帆会被人当作法国船的吗?

    虽然最后以为这船是法国船的人都死了。


11

   阿尔弗雷德真的超粘亚瑟的,不知道为什么。

   傻孩子当年就是这个家伙拿枪指着你头的!

   如果你突然冲进船长室,你就能看见亚瑟腿上的一滩猫。

   猫,一种液体。

   或者坐在桌子上舔蛋蛋的一团猫。

   有的时候,亚瑟到甲板上去,身上就有个大型挂件。在肩上或者腿上,偶尔在头上。

   喂你快下来船长要被你压傻了!


12

    亚瑟没事就喜欢吸猫,把脸埋在毛里面的那种。

    啊那就是天堂!某两眼冒星的柯姓男子如此表示。

    我们仿佛看到了船长眼中闪动的父爱。


13

   有一天早上,亚瑟被压醒。超重的一坨压在身上,动弹不得。

   靠。这是鬼压床?

   亚瑟睁开眼,看见一个熟睡中的金发——果男。

    靠靠靠靠老子床上为啥有个裸/男啊?

     亚瑟把他一脚蹬到地上,环顾四周。

     咿?我猫呢?

     这时候裸/男醒了,一双蓝眼睛充满兴奋的盯着亚瑟。

     阿阿阿尔弗弗弗?

     猛点头,捣蒜似的。

    亚瑟唰得拔出刀指着那人脖子:

     老子养了只猫,不是狗,你个冒牌货。

     然后那个冒牌版阿尔弗雷德站了起来,推开了亚瑟的刀,锋利的刀锋在他手上留下深深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滴在潮湿的木地板上,开出一朵朵红色的花,如同绽放的玫瑰。

     他把完全呆住的亚瑟推到床上,伏在他身边,用鼻子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

      亚瑟。

      终于见到你啦。


14

     起开,你呆毛戳到我了*


15

   虽然船长收获了一只男朋友,但他失去了弹蛋蛋的乐趣。

   因为阿尔弗雷德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变态船长弹别人蛋蛋是一种多么不礼貌的行为。

   会引火烧身的。


END



*来自b站弹幕

小鱼干这梗是不是通用


喜闻乐见的烂尾了x

没养过猫,有bug的话请指出(跪

咳,别问我海盗为什么不去打劫,我也不造(摊手

如有雷同,说明咱俩缘分啊    纯属巧合



评论(11)
热度(99)

© Someday——未完待续 | Powered by LOFTER